【2016年01/02期】 国际市场

自升式钻井平台市场恶化 中国造装备交付前景堪忧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资信评估中心

一、订单结构存在严重隐患

2014年下半年至今,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大量海洋油气勘探与开采活动被迫延迟或取消,海工装备平台需求直线下降。其中市场份额最大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利用率已连续21个月持续滑落,截至2015年12月初已经跌至72%。虽然设备运营商为了拯救市场供需平衡,不惜冷藏大量自升式平台(其中不乏刚刚交付的新平台),但目前的利用率仍然创下了历史新低。雪上加霜的是,目前自升式钻井平台市场中依然存在着大量的在建订单(116座),而这其中的58%为中国海工企业承建,远高于其他国家(见附图)。

然而,与新加坡、美国等老牌海工装备制造强国相比,我国可谓十足的后起之秀。目前全球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中,中国企业的交付数量仅占到10%。在2013年船舶行业已然趋冷,海工行业方兴未艾的市场形势下,大量船舶制造企业转战海工领域,而结构相对简单的自升式钻井平台无疑是最佳切入点。依靠宽松的付款条件(首付款比例低至10%,有的不惜“裸造”)抢占份额,我国企业在迅速新造平台市场占据了半壁江山。而“58%”与“10%”悬殊差距的背后,则是缺乏建造经验的事实。表1显示,在目前握有订单的12家(加粗)中国企业中,仅有4家(加粗斜体)在签约前有过成功交付记录,其余在签约时均为首次承接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施工和项目管理能力尚待市场检验,这些企业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市场角逐中迅速分得一杯羹的背后,除了诱人的付款条件外,大量投机性订单的涌入无疑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表2显示,目前与中国企业签订平台建造合同的18家外籍船东中,仅有5家(加粗)旗下已拥有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并已开展相关业务,其中4家(加粗斜体)有在中国企业购买平台的历史。其余13家均为自升式钻井平台领域的新晋参与者,此轮在中国集中下单之前并未拥有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或开展相关业务,订单具有明显的投机性质,违约风险相对更高。

海工企业经验的缺失与投机性船东的双重风险迭加,大手笔订单泡沫之下实则隐藏着巨大风险。

 

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2014年是中国海工企业交付自升式钻井平台的高峰,14座的交付量占到全球交付量的45%。按最初交付计划,中国企业在2015年的交付量将达到31座。然而由于市场形势的急转直下,2015年年初至今,在部分平台已经完工的情况下,仅有3座实现交付,大量平台的交付被推迟至2016或2017年,这其中不乏来自知名船东的订单。2015年7月,新加坡KS Energy集团旗下的KS Drilling与南通中远船务达成协议,将一座原定2014年一季度交付的平台交付日期推迟至2016年4月30日。在此期间,若报价能够覆盖成本,甲乙双方均同意任何一方拥有将该平台出售给第三方的权力。

即便供需两端均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仍有证据证明这些订单中近半数已经开工:克拉克森海工数据库资料显示,自订单签约至今,至少有15%的平台已经开始切割钢板,20%的平台已经签订桩腿建造分包合同,且有82%的平台已经注册了IMO编码,意味着这些订单被撤单的可能性极低。但在如今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市场,即使大量平台遭到闲置,供需仍严重失衡,任何新增平台供给均将给船东的盈利水平带来更大伤害。假设已经开工的平台能够如期完工,若未来两年内市场环境不能出现实质性好转,无利可图的船东接单意愿必将进一步下降。而以目前市场形势展望,油价缺乏反弹动力,平台过度供给等因素均不利于市场在短期内回暖。因此景气低位运行,甚至进一步滑落,仍然是大概率事件,本年度大量完工平台未能实现交付是船东对市场预期的真实体现。考虑到我国承建订单的投机性质浓厚,届时的交付前景则更加令人担忧。■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