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期】 一带一路

中国企业对阿联酋投资合作需知
(来源:上海市商务委)

阿联酋已成为中国在中东地区第二大贸易伙伴。近年来,该国致力于推进经济多元化政策,在2014年最新国家战略中,将可再生能源、运输、教育、健康、技术等七大领域作为创新发展重点。

 

一、市场概述

基础设施:阿联酋基础设施发达,据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发布的《2015—201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阿联酋的基础设施在140个国家中位列第4。其中,交通基础设施排名第1位,电力和通信设施排名第20位。阿联酋境内无铁路,由高速公路相连。阿联酋已启动了总投资约110亿美元、全长约1200多公里的联邦铁路项目,计划2018年完工。

经商环境:据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发布的2016年《经商环境报告》,阿联酋的经商便利程度在189个国家中位列第31,相较2015年上升1位。其中三项指标排名有所上升:投资者保护力度上升15位,执行合同便利程度上升9位,获得建设许可便利程度上升1位。阿联酋的经商便利程度得分75.1分,比其所在的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区域得分高出18.82分。

腐败程度:根据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发布的《2015—201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阿联酋的政府效率一项在140个国家中位居第5(政府效率的评估标准在于:政府开支的浪费情况、政府管制的负担及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同时,根据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2015年“全球廉洁指数”(CPI),阿联酋在168个国家中位列第23,得分70分(满分100分,得分越高,公共部门腐败程度越低)。

经济形势:阿联酋近三年经济呈现平稳走势:GDP增长率略有下降、通货膨胀率保持平稳,货物进出口量均有所减少。根据阿联酋联邦海关管理局数据,2015年上半年,非石油直接贸易总额为1463亿美元,同比增长2%。亚太地区是阿第一大贸易伙伴地区,与阿贸易规模占阿贸易总额的42%;欧洲地区占25%,排名第二;中东北非地区占17%,排名第三;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占10%,位列第四。

 

二、投资机遇、风险与发展趋势

推崇经济多样化。为了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经济多元化改革成为中东国家当务之急。预计到2021年,阿联酋石油占GDP比重将缩减为20%。目前,非石油产业在阿经济总量中比重已经接近7成。在2014年阿联酋最新国家战略中,将可再生能源、运输、教育、健康、技术等七大领域作为创新发展重点。

极具投资吸引力。丰富的自然资源、开放的经济政策、发达的基础设施以及宽松的商业环境,使阿联酋成为了海湾和中东地区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根据《2015-201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阿联酋在全球140个国家中位列第17。迪拜作为海湾和中东地区的经济和贸易转口中心,辐射红海和海外地区,是连接中东与非洲、欧洲的枢纽。

企业运营风险低。比起中东和北非的其他国家,阿联酋的运营环境相对安全稳定、犯罪率和恐怖袭击率相对较低,并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护。阿联酋在BMI运营风险指数排名中得分较高(得分越高安全指数越高),以70.2的得分(百分制)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排第1名,全球排名第24名。

劳动力市场风险。劳动力数量有限导致阿多数行业需要从外国雇佣劳工。此外,劳动力普遍受教育程度低、集中为国家公共部门所雇佣,而雇佣外国职工的行政阻碍大、成本高,且对雇佣移民劳动力的限制很多,这些都是投资者赴阿投资与设立企业不可忽视的风险因素。

物流运输风险。作为亚欧国际贸易的主要枢纽,阿联酋的港口和机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政府正通过减少繁杂的行政程序和增加在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上的投资来巩固其枢纽站的重要地位。但阿境内道路运输压力过大,目前政府已向铁路运输注入大量投资,以缓解道路运输压力。阿联酋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有最发达的物流运输网。

公用事业风险。整体上看,阿联酋大量的油气储量可供应发电和能源,国内电信设施先进且分布广泛。尽管水资源稀缺,政府对海水淡化厂的大量投资也保证了基本供水。但目前仍不适宜用水量极大的产业。在BMI贸易投资风险指数中,阿联酋的市场规模和公用事业得分65分,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排第6名。

贸易程序风险。阿政府努力减少官僚制度对贸易的限制,建设大量自由贸易区,简化海关手续,为进出口商降低行政成本。在BMI物流风险指数中,阿联酋在贸易程序和行政管理方面得到94.5分的高分,在全球统计的201个国家中仅次于新加坡、香港和韩国,位列第4名。

犯罪和安全风险。阿联酋境内的恐怖袭击以及犯罪行为的发生率相对较低,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各国家中的商业运营安全指数最高。根据BMI相关研究报告,阿联酋在犯罪与安全风险指数中得到79.9分,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国家中排名第一,在世界排名第16。

中阿设立共同投资基金。2015年12月14日,中阿签署了关于设立中阿共同投资基金的备忘录,标志着中阿基金正式设立。中阿基金总规模100亿美元,一期规模40亿美元,双方各出资50%。基金按照商业原则运作,投资方向为传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和高端制造业、清洁能源及其他高增长行业。投资地域以中国、阿联酋以及其他高增长国家和地区为主。设立中阿基金是中阿双方不断加深和紧密两国经济合作的重大举措,对进一步深化中国与阿联酋等海湾国家务实合作、配合“一带一路”战略、促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其他双边经贸合作协议。1985年,中阿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经济、贸易、技术合作协定》;

1997年7月,中阿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关于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

1997年7月,中阿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税的协定》;

2007年,中阿签订《双边劳务合作谅解备忘录》;

2012年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阿联酋中央银行在迪拜签署了规模为人民币350亿元(合55.3亿美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有效期三年。

 

三、中国企业在阿投资概况

近年来,中资企业在阿联酋承包市场发展较快,承建了系列立交桥、公路、住宅、学校等基建工程项目。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包括(但不限于):

2016年4月11日,中国海诚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阿联酋ITTIHAD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2.555亿美元的文化纸工程大单,合同额占中国海诚2015年度营业收入35.24%。

2016年1月,中标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签约阿联酋迪拜库塞斯住宅精装项目,该项目位于迪拜库塞斯区,是地下三层+底层+地上十层的住宅楼,并楼顶附设游泳池,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工期为一年。

2015年6月22日,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东分公司与迪拜公路和交通管理局签订了一份价值6700万美元的合同,由中建中东承担迪拜公园及度假村项目的相关道路建设,项目预计于14个月内完工。

2015年5月17日,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与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签署合同,为后者开发阿联酋曼德油田,合同总额3.3亿美元,工期27个月。该项目是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实现石油日产量从140万桶增至180万桶的重要工程之一。

2012年6月,阿联酋-阿布扎比原油(Habshan-Fujairah)管道项目全面投入运行,由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CPP)与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CPECC)共同承建,项目合同额为32.9亿美元。该项目改变了中东地区石油输出方式,并对石油和天然气的稳定供应起到积极的作用。

2012年5月,中国建筑与阿布扎比最大的主权基金投资公司AABAR公司、中国工商银行共同签署了EPC总承包合作项目备忘录。该项目是AABAR公司在阿布扎比中心区域的地产投资项目,包括逾30个五星级酒店、写字楼、高级公寓等类型的单体项目。此次签署的合作备忘录为一期项目,总投资金额20亿美元。中国建筑将作为项目的EPC总承包商,中国工商银行将为AABAR公司提供融资支持,后者以其原油及成品油贸易收入作为还款来源。

 

四、阿联酋市场贸易、投资、营商法规

对外商投资的限制:阿联酋对外商投资的限制主要体现在《公司法》中,该法规定外资持股不得超过49%。但该限制不适用于GCC(海湾国家)公民或由GCC公民全资拥有的实体。

优惠政策框架:阿联酋在联邦层面对企业和个人基本上实施无税收政策,无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和中间环节的各种税收。外国合资、独资企业与当地企业平等。各酋长国拥有独立征税的权力,可针对不同行业征收不同的税赋,并可对各自区域内的自由贸易区制定优惠政策。

特殊经济区域鼓励政策:阿联酋境内有超过20个自由区,包括经济自由区(如杰布阿里自由区JAFZA)和金融自由区(如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以及2015年10月成立的阿布扎比全球市场(Abu Dhabi Global Market,ADGM)等。阿联酋自由区对外国投资者的优惠政策有:

允许100%外资控股;

享有100%资本和利润汇回本国的待遇;

免除100%进口和出口税;

50年无需缴纳公司税的优惠。

外国人在阿联酋工作的相关规定:在阿联酋雇用外籍劳工须由雇主向阿联酋劳动部门提出申请。在获得批准前,不得擅自雇佣外籍劳工。一旦雇员持入境许可进入阿联酋,雇主即须向移民管理局提交居留签证申请。若该雇员为受雇于非自由贸易区的企业,雇主应在其入境后60日内为其申请一张劳动卡,有效期通常为2年;若受雇于自由贸易区内的企业,则申请一张ID卡,有效期通常为3年。

投资目标公司为私人企业:对于考虑收购阿联酋本地企业股权的外国投资者而言,目标公司允许的最大外资持股比例是最重要的实务考量因素之一。根据阿联酋法律,外资股东仅能持有最多49%的股份。在一些特殊领域(如房地产),外国人不得持有任何股份。对此,外国投资者通常与目标公司在本地的合作伙伴及股东达成代持安排,从而对超出持股比例限制的股份拥有实际的经济所有权。

投资目标公司为上市公司:阿联酋主要的金融交易所有:迪拜金融市场(DFM)、阿布扎比证券交易所(ADX)或纳斯达克迪拜(NASDAQ Dubai)。企业可在上述任意一家机构上市。DFM和ADX受阿联酋证监会(ESCA)监管,而纳斯达克迪拜是位于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的国际交易所,其受迪拜金融服务管理局(DFSA)监管。

如果一个股东持有一家DFM/ADX上市公司的证券达到5%或更多,并且在超过5%以后每增持1%时,需要进行特定通知和披露。当一个股东持有一家DFM/ADX上市公司的母公司、子公司或关联公司的证券达到10%时,也需要进行特定通知和披露。如果一个股东连同其任何关联方持有一家上市公司超过50%的股本或更多,则适用收购规则和批准规定。

与其任何关联方共同持有某一上市公司30%或以上股份的任何股东,如希望收购更多的股份,则必须向阿联酋证监会提交收购要约。如果该收购要约被认为会影响市场或国家经济利益,则阿联酋证监会有权拒绝该要约。

投资阶段的税务考量:中国企业赴阿投资的首要任务是投资架构的设计和搭建。由于阿联酋在联邦层面没有制定税收立法,阿联酋公司无须就全球所得缴纳企业所得税或资本利得税。另外,从阿联酋公司向境外支付的股息、利息、特许权使用费等款项一般不会被征收预提所得税。

运营阶段的税务考量:虽然阿联酋没有联邦层面的税收体系,但大多数酋长国都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制定了地方企业所得税法规,最高税率高达55%。关税方面,除了烟酒和免税的商品之外,其余商品统一征收5%的关税。值得注意的是,阿联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开征增值税,税率定为5%。

退出阶段的税务考量:中国企业在阿投资的资本退出,可以通过资产转让或股权转让的方式实现。此外,中国企业也可以通过在阿联酋或是境外上市的途径进行投资退出(在阿联酋上市并退出的做法实践中十分罕见)。而在经营不善的情况下,通过清算进行资本退出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