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期】 走出去

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动态、发展趋势及相关建议
■刘青海

目前,非洲新一轮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已经启动,在为中国对外承包工程行业带来新的市场机遇同时,企业也应密切关注投资所在国相关政策变动,加强风险防范意识。

近年来,中非基础设施合作发展十分迅速。2015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工程承包新签合同额231亿美元,同比增长49%,非洲市场占了海外工程承包新签合同额的一半以上。目前,非洲新一轮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已经启动,为中国对外承包工程行业带来新的市场机遇。本文对2015年至2016年5月以来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政策的最新动态进行梳理,分析其发展趋势并提出应对策略。

 

一、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动态

2015年以来,非洲各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均发生了一些新变化,而以东部非洲的变化为最多,中部、南部非洲其次,北部、西部非洲的变化最少。

东部非洲 

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2015年7月,肯尼亚等国签署总投资超过200亿美元的“拉穆港-南苏丹-埃塞俄比亚运输走廊项目”(LAPSSET)备忘录。8月,卢旺达、坦桑尼亚和布隆迪三国同意建设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伊萨卡-卢旺达基加利/坦桑尼亚凯萨-布隆迪穆松加迪铁路项目,并决定采用公私合营(PPP)模式实施。同月,肯尼亚与乌干达正式达成石油运输管道建设协议(从肯尼亚向北延伸至拉姆港)。9月,肯尼亚和南苏丹政府开始跨境光缆合作,卢旺达、乌干达、肯尼亚计划修建连接三国的标准轨铁路项目。

国家层面。埃塞俄比亚第2个《增长与转型计划》继续把铁路做为优先发展项目。坦桑尼亚也把铁路建设放在优先地位,计划2016/2017财年拨出5亿美元作为建设2561千米中央标轨铁路(中坦合作建设)的前期投入,拨出1.57亿美元用于公路建设维护,在达累斯萨拉姆修建6条新道路和立交桥并扩建和升级达市港口。肯尼亚2015/2016年度将拨出约42亿美元(占预算总额的30%)用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开发投入,2016/2017财年中该项预算占比达24.8%。卢旺达计划到2017年建设总计2550公里支线道路网络。

电力、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五国已制定东非电力互联网络建设计划,以缓解东非地区的电力危机。其中,肯尼亚至乌干达400兆瓦电力互联项目将于2016年底建成,埃塞俄比亚至肯尼亚的500兆瓦项目将于2017年投产,肯尼亚至坦桑尼亚的项目将于2018年建成。此后还将建设肯尼亚至乌干达电力互联项目的延长线,以连接卢旺达和布隆迪。

国家层面。埃塞俄比亚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新增14561兆瓦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发电量从目前的2200兆瓦提高到17346兆瓦(其中水电占77%),2017年将建设3座100兆瓦太阳能光伏电站,还计划通过新建输电线路将电力覆盖率从目前的55%提高至90%,累计投资约合300亿美元。坦桑尼亚计划10年内向公用事业投资12亿美元,发电能力从目前的1400兆瓦提高到2025年的10,000兆瓦。肯尼亚计划投资1.3亿美元对农村电力设施进行升级维护。将投资1.5亿美元建设Olkaria地热电站至蒙巴萨输电线项目;拟将核电纳入能源规划,计划首座100万千瓦的核电站2025年上线,2033年核能发电达到400万千瓦。乌干达也准备建设600兆瓦的水电站。肯尼亚要求电信服务运营商共享30%的新的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基础设施。

中部非洲 

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2015年3月,中部非洲交通走廊互连互通项目促进署(由布隆迪、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和刚果(金)五国组成的区域性官方机构)确定将实施22个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项目,包括铁路、公路维修、港口现代化改造等。   

国家层面。2015年10月,喀麦隆启动总投资额约为15万亿中非法郎的三条铁路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正在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如通往该国腹地的国家公路及铁路修复项目、大洋铁路现代化改造项目等)的刚果(布)黑角港将进一步提升其在中非地区货物中转方面的地位。

电力、电讯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中部非洲能源组织计划在未来15年内实施15个优先电力项目(以水电为主),2015年10月,喀麦隆与刚果(布)共同签署了关于加快建设Chollet水电站(预计装机容量达到600兆瓦)的协议,确定该水电站项目2018年开始大坝施工,2022年建设完成。

国家层面。2015年8月,刚果(金)宣布将在东、西开赛两省新建一批基础设施项目,包括60个小型供水管网、60所学校和60个医疗卫生中心(非洲发展银行已承诺为西开赛省的基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11月,刚果(布)着手启动一个耗费30亿欧元资金、包括水电等6个领域的私有化规划(采用公私合营模式实施),约70%-80%的股份面向市场开放。

南部非洲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纳米比亚计划2015至2020年投入2230亿纳币于基础设施建设,其中一半投入运输领域,四分之一投入建筑领域。2015年4月,发布未来三年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开发预算,总计约35亿美元,主要用于新公路、公路与机场升级、住宅等项目。7月,计划在靠近安哥拉边境的奥希坎戈工业园区投资710万美元建设集装箱码头。9月,毛里求斯批准兴建10个大型建设项目,投资额约合14.3亿美元,涉及智慧城市、光伏能源、物流业等诸多领域。同月,纳米比亚公路局发布2015至2018年发展规划,宣布将优先保障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与维护。12月,南非政府发布基础设施建设预算,计划投资556亿美元用于为期三年的公路、铁路、公共交通、供水和供电等基础设施项目,其中约187亿美元将被分配给交通项目。莫桑比克计划在2015至2019年的五年间铺设2100公里的道路,建设、维修和维护57座桥梁,维护20000公里道路。

电力、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2015年可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率现状报告》指出,2012至2027年,SADC将在发电领域投资1140亿-2330亿美元。

国家层面。2015年7月,南非公共部门计划引入电子政务系统以配合推进南非信息和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建设。8月,津巴布韦确定强制性电信基础设施共享规则。9月,纳米比亚从德国银行贷款4500万欧元用于发展可再生能源,主要用于鲁阿卡纳电站的改造和电网扩建。同月,在奥特宗朱帕省新建一座由35000块太阳能电池板组成,建筑成本约1千万美元的太阳能发电厂。11月,马拉维计划在2020年前增加155万千瓦的电力装机,其中2016年将实施一个太阳能项目,升级改造特扎尼电站、恩库拉一号电站和齐祖马水电站等。12月,南非政府发布未来三年基础设施建设预算,计划投资额556亿美元,其中116亿美元用于供水和供电能源基础设施。同月,莫桑比克规定电讯企业必须共享电讯基础设施。

西部非洲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2015年7月,加纳宣布完成西部铁路项目前期工程设计。12月,尼日利亚出台2016年预算,重点为油气产业改革和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集中在发电和输变电、天然气管道、铁路路网扩容和现代化改造等。

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地区层面。2015年8月,塞内加尔与几内亚签署《电力能源合作协议》,计划与冈比亚河流域组织4个成员国(加上冈比亚、几内亚比绍)共同合作开发多个水电资源跨境项目,包括库库唐巴、苏阿皮提、桑巴加鲁三个水电站项目,1700公里输变电项目等。此外,联接科特迪瓦、马里、几内亚和塞内加尔四国的电网也在规划中。

国家层面。2015年2月,塞内加尔计划开发高达200兆瓦的公共事业太阳能项目。11月成立可再生能源国家总署,制定新的能源政策,鼓励发展可再生能源:2016至2019年开发310兆瓦可再生能源(其中风能发电150兆瓦,其余为太阳能),2017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总发电量的20%,开发392个边远村镇太阳能供电设施项目,在45个省安装50000盏太阳能照明灯。

北部非洲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2015年3月,埃及向全球投资者和政治家正式推出新首都规划项目(在开罗和红海之间),预计将建设大量的交通基础设施。8月,埃及新苏伊士运河正式开通,运河沿线地区计划建设成一个工业、商业和后勤中心。9月,摩洛哥与法国铁路公司表示将共同开办高铁技术学院,为摩培训专业人员。阿尔及利亚计划2015至2019年投入巨资用于包括1600公里高速公路、23座水坝、医院的建设和改造,2016年将启动投资额为18.9亿美元的转运港项目。2016年1月,埃及计划建设连接十月六日城和首都开罗的铁路,目前正按照约合1.27亿美元的投资额编制该区域开发规划。2月,摩洛哥计划2016年投资77亿迪拉姆于铁路,其中接近一半将用于高铁项目,年内还将推出该国交通部门的第一批PPP项目,涉及公路、铁路和港口,其中包括一个33亿美元的海港项目(是该国独立以来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电力、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2016年1月,摩洛哥发布400兆瓦太阳能项目(包括一个或多个混合动力光伏电站)招标。阿尔及利亚计划到2030年再建60座包含燃气、光伏、风力等不同能源属性的电站,太阳能发电量达到总发电量的3%,国内电力需求的40%来自可再生能源。

 

二、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发展趋势

电力设施建设被放在最优先地位

根据非洲发展银行《2014年能源发展有效性评估》报告,目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农村地区通电率仅为10%,30多个非洲国家面临常规电力短缺问题,近60%非洲人口无电力接入。鉴于非洲发展银行将“能源新政”视作第一要务,东非五国计划建成联合电网保障电力供应,中部非洲专门组建能源组织并把电力项目放在优先地位,西部非洲侧重于跨境电网及水电站的建设,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准备在发电领域投入巨资,预计未来仍然会保持电力建设的最优先地位。

铁路建设将得到较快发展,但地区情况各异

根据普华永道《2025年大型项目和基础设施支出预测》,到2025年,非洲铁路预期支出780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达8%。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已把铁路建设置于优先地位。埃及正在编制相关铁路规划,摩洛哥2016年基础设施建设预算中相当部分用于高铁的建设与人员培训。尼日利亚沿海铁路、加纳西部铁路、现有铁路路网的扩容和现代化改造。

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将取得较大进展

例如,连接南苏丹、埃塞俄比亚与肯尼亚的APSSET走廊、连接卢旺达及乌干达和肯尼亚“北部走廊一体化项目”、中部非洲交通走廊的22个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项目、东非电力互联网络、中部非洲能源组织的北南走向的电力输送通道项目都在建设。预计随着非洲经济的快速增长,一体化的逐步推进趋势还将继续。

投资、管理、运营的私有化过程加快,公私合营模式趋于增加

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倾向于通过采用PPP模式实施私有化改革,例如,尼日利亚表示将继续推进电力领域私有化改革。加纳表示将利用PPP模式以填补未来10年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刚果(布)启动包括水电在内的6个领域的私有化规划并计划采用PPP模式实施。坦赞铁路管理局表示将邀请私人投资者参与达累斯萨拉姆市通勤列车的投资管理和运营。马拉维政府的能源新政策允许私营企业参与发电和电力输送行业。肯尼亚决定2016年拆分电力企业并向公众出售。2016年2月,尼日利亚宣布其境内铁路将由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尼日利亚有限公司运营,摩洛哥表示将推出该国交通部门的第一批PPP项目等。

招投标过程日趋透明,本地化、工程质量要求日趋严格

一是增加招投标过程透明度。例如,肯尼亚政府2015年4月表示将启用电子招标系统,所有招标项目必须上网。二是本地化要求日趋严格。例如,纳米比亚要求凡使用政府公共基金的项目,招标时必须优先考虑纳本国供应商和本国产品。阿尔及利亚规定在招标中给予本地承包工程企业25%的投标报价优惠,并出台多项新政策以提高建材供应的本地化,如禁止房建项目进口本国可以生产的建材,提高建材进口的税率。喀麦隆自2016年起对进口水泥征收20%的进口税等。第三,工程质量的监管日趋加强。尼日利亚制定电力行业国家标准以加强电力设备的质量监管等。肯尼亚通信管理局发布《肯尼亚信息及通信(共享基础设施)规章2016》,以更好地监管光纤电缆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政策不稳、业主依然面临违约等风险

受多数非洲国家经济低迷,预算形势严峻(石油出口国尤甚),业主违约、政策不稳(如增税)等因素影响,在纳米比亚,原耗资约合38亿美元的“大规模住房计划”因资金不足、纠纷不断,2015年6月宣告暂时中止项目建设,给25家承包商(包括若干中国承包商)造成巨大损失。尼日利亚电信公司MTN2015年11月仅因未能按时注销此前注册不当的SIM卡用户而收到政府高达52亿美元的巨额罚单,引发市场对政府希望通过罚款增加财政收入的担忧。喀麦隆自2016年起对移动电话运营商和网络服务运营商征收通讯特别税,对进口水泥加征进口税。阿尔及利亚计划大幅上调钢材进口关税(从15%提高到30%),令建筑成本大大增加。

 

三、相关建议

搭建对非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信息服务平台,高度关注最新基建动态

建议政府搭建对非基础设施合作信息服务平台,密切关注非洲政策规划(包括中央和地方)及政党言论走向,为企业提供最新基建动态和专业的趋势分析与对策建议。

大力开展相关人才培训,支持中介机构走进非洲大力开展工程人才培训,支持工程、金融、法律、保险、语言中介机构走进非洲,为中国企业提供融资、担保、培训、咨询等服务,提高企业国际化能力。

推动和助力相关企业组建联营体,抱团发展

中国企业可考虑与相关上下游企业、国际企业强强联合,或者与本地企业组建联营体提高中标率。相关政府机构可通过举办大型招商对接会等助力企业组建联营体及联盟协调管理委员会,在联盟平台的带动下对非基础设施投资。

注重全产业链建设,加强与当地的协调

目前,中非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相关各方协调配合不够,铁路、港口和公路运输之间,基础设施建设同产业园区建设、矿产资源开发特别与当地社区之间尚未形成联动整体,致使基础设施建设整体效益不尽如人意,甚至引发当地的抗议。鉴于环印度洋沿岸地带的重要性,建议将环印度洋沿岸国家作为一个经济走廊提前进行系统规划,同时注意与当地政府、社区、企业、部族的协调,真正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系统工程。

多管齐下,高度重视风险防范

一是要充分利用中非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合作工作组机制,加强与非盟、区域组织的合作,从宏观层面提高非洲政策规划的稳定性。二是与当地加强安全合作,鼓励成立警民合作中心、安保公司。三是加强国有企业问责机制建设,减少人为风险。四是强化事先评估风险机制,成立安全风险防控小组、密切关注当地法律政策动态、做好风险预案,加大与主业相关的产业链建设。五是购买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海外投资保险。六是与东道国政府或社区、当地企业、国际企业或组织组成联营体联合投资,以有效降低政府违约风险。七是谨慎约定付款和交付条件,注意保持工程进度与业主付款相一致,避免因工程款拖欠造成损失。八是实行本地化战略,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