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02期】 走出去

2017年我国对外投资将难以维持高增长态势
(资料来源:商务部网站、第一财经报道)

2016年对外投资仍高速增长

1月16日,商务部公布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其中实施对外投资并购项目742起,实际交易金额1072亿美元(占比超过60%),涉及73个国家和地区的18个行业大类。

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合作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对外投资合作健康有序发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成为亮点。2016年,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1260.3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1.6%;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7.7%。截至2016年底,我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初具规模的合作区56家,累计投资185.5亿美元,入区企业1082家,总产值506.9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7.7万个。

与此同时,对美国投资保持高位增长。市场咨询公司荣鼎集团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对美国投资较上年增加两倍,达到456亿美元,2000年以来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达1090亿美元。2015年和2014年中国对美投资规模分别为150亿美元和119亿美元。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总额是五年前的10倍。从投资形式来看,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并购仍是主要投资形式,当年已完成并购交易总额约为440亿美元。

二是对外投资行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实体经济和新兴产业受到重点关注。2016年,我国企业对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的投资分别为310.6亿美元、203.6亿美元和49.5亿美元。其中对制造业投资占对外投资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12.1%上升为18.3%;对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投资占对外投资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4.9%上升为12.0%。

三是并购的地位和作用凸显,支持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领域成为热点。2016年,我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项目742起,实际交易金额1072亿美元,涉及73个国家和地区的18个行业大类。其中对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分别实施并购项目197起和109起,占我境外并购总数的26.6%和14.7%。海尔全资收购美国通用电器公司家电业务等一批有代表性的并购项目对推动我国相关产业转型升级、全球价值链布局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四是地方企业占据对外投资主导地位,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表现活跃。2016年,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1487.2亿美元,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66.7%增至87.4%。其中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对外直接投资604.6亿美元,占全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35.5%。上海市、浙江省和江苏省对外直接投资分别为251.3、131.6和109.4亿美元,列各省区市对外投资的第一、第五和第七位。

五是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大项目多,带动出口作用明显。2016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815个,较上年同期增加91个,累计合同额2066.9亿美元,占新签合同总额的84.7%。亚吉铁路、中巴经济走廊等一批国际产能合作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成功实施。2016年对外承包工程项下带动设备材料出口133亿美元。

 

2017年海外投资或将回落

2016年12月,中国对外投资金额84.1亿美元,骤降39.4%,与1-11月同比增幅超50%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有专家认为,中国内部基于国际收支方面考量,资本项目巨额逆差背景下,金融风险加大,主动收紧政策是对外投资下降的最重要因素。

随着2016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持续贬值,外汇储备规模下滑,中国监管机构开始逐步收紧审批,一些大规模并购也正面临着后续政策不确定风险等,导致中国对外投资一时降温。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官员表示,中国企业在2017年的对外投资,尤其是在欧美市场的并购,将会出现一个较为明显的回落。有专家估计,鉴于2016年对外投资增速过高,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将可能大幅回落。

除了国内政策收紧因素外,2016年的一些大规模并购也正面临后续政策不确定的风险。2016年2月3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宣布,愿以约4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和种子公司先正达。在此次收购之前,官方统计的中国公司海外并购单笔最大收购规模还没超过百亿美元,但该笔交易还未结束,需等待欧美反垄断机构的审核批准。2016年10月,欧盟委员会对此项交易展开了深度反垄断调查。

有专家表示,2017年中企并购会管控较严。由于并购对象主要在欧美,这将导致对欧美投资规模的减小;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导致绿地投资的正面增长,可能对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会提高。

 

外汇总额控制成监管关键

对于那些有意走出去投资的企业而言,监管威慑力最大的部分是外汇兑换。2016年12月初,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连续发布通告,监管层已密切关注到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事实上,中国企业具相当规模的海外投资,一般需要经过上述四部门的三道门槛:备案与核准、项目可行性、银行换汇额度,但项目最后是否能够出海的核心,都落在能否获批相应的外汇额度上。有做跨境投资的律师表示,从2016年四五月份开始,每个月都有一定的外汇兑换额度约束,这是不成文的规定。这种窗口指导的额度意见,也在一些银行等金融机构一线人士的口中得到证实。

窗口额度控制并非透明可预期。各地外汇额度不一样,若遇到外汇额度紧张情况,则会拉长审批时间,有的甚至可能不批。从已有经验来看,金融企业的境外投资,直接由主管部门批准就可以;若是非金融类企业的境外投资,则需要通过发改委和商务部的系统核准或备案,这些流程可以同时进行,也可以分开进行,其中发改委注重项目的宏观管理,是否符合产业政策宏观调控,商务部的投资证书,主要是考虑统计中国资本对外投资的数额、行业等。

 在一般情况下,企业要从商务部门拿到投资证书后,才能到外汇局进行购汇。其他一些特殊情况,可能会涉及到反垄断领域的经营者集中申报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前者由商务部管,后者由证监会负责。在之前的实践中,外汇局只认商务部的投资证书。不过现在外汇收紧,发改委和商务部的相关证书都需要了,这样一来,现在很多客户的资金出境都遇到了问题。那些一线的申报人员,已经感受到审批的倾向。其中一位人士称,相比国企对外投资项目,之前占据“走出去”相当大比例的金融机构(包括险资和基金)的投资步伐在放缓。荣鼎的报告也显示,2016年金融投资在中国对美投资中的占比大幅下降,受财务收益驱动的交易(即财务性投资)在2016年总投资占比从2015年50%以上降至30%,战略性投资在2016年再次成为主要驱动因素。

据悉,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下一步计划推进立法,从国家层面推进制度设计,接下来将推动出台《境外投资条例》,研究制定加强境外投资管理政策,做好真实性审查。■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