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期】 产经观察

湖北省开放型经济问题浅探
湖北省商务厅外贸处 李东福

改革开放以来,湖北省开放型经济从小到大,从局部到全面,走过了一段艰辛探索和曲折前行的历程,创造了“第一个与西方国家建立友好省州关系”、“第一个在美国自办展的省份”、“第一个设立中美合资企业的省份”等多个第一,与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经贸往来关系,初步形成了以武汉市为龙头、以沿江城市为主线的对外开放格局。但横向比较,部分开放型经济指标已明显落后于河南、重庆等中西部省市,建成内陆开放高地的目标面临极大挑战。如何抓住难得的自贸区建设发展机遇,全力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湖北省需要面对的一个现实而又重大的课题。

 

一、基本现状及存在问题

“十二五”期间,湖北省进出口、出口年均增幅分别为12.7%、14.8%,2015年进出口额和出口额分别达到456亿美元和292亿美元,总量较“十一五”末期翻番。2015年全省实际使用外资89亿美元,实际使用省外资金7390亿元人民币,较“十一五”末期实现翻番;对外承包完成营业额52亿美元,非金融类对外投资13亿美元。2015年全省口岸国际运量40万标箱、出入境190万人次,“十二五”年均增幅分别为10.1%和40.7%。

从全国范围看,湖北省开放型经济主要指标排位靠后,与全省GDP居全国第八位的实力极不相称。2015年全省进出口规模排全国第16位,中部地区第3位;出口规模排全国第16位,中部第4位;实际使用外资规模排全国第14位,中部第4位;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规模排全国第21位,中部第5位。

分析起来,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规模总量小,全国占比低。2015年,出口规模是广东省(全国第一)的4.54%,重庆市(中西部第一)的5.8%,河南省(中部第一)的61.8%,占全国的1.28%;实际使用外资规模是广东省(全国第一)的33.3%,河南省(中西部第一)的55.6%,占全国的3.27%;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规模是上海市(全国第一)的4.12%,河南省(中西部第一)的37.2%,占全国的0.58%。

二是外向型主体少,产业外向度低。近五年,全省每年新增出口实绩企业数不到90家。2015年,全省出口实绩企业仅3776家,而安徽达到了6000家;全省11个千亿(元)工业产业中,外贸依存度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6.3%)。其中,电子信息产业为12.7%,机械9.1%、纺织5.34%、大石化4.33%、汽车2.14%、食品1.65%。千亿产业的产业优势尚未转变为外贸优势。

三是创新力不强,市场活力不足。部分外经贸企业缺乏创新动力和意识,尚未建立技术、品牌、服务创新体系;部分企业对引进技术过分依赖,“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的闭环未能形成。高附加值、高技术产品占比较低,2015年,全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是广东省的2.1%,重庆市的22.6%,河南省的28.9%,仅占全国的1.22%;全省备案外贸企业1.8万家,但出口实绩企业不足4000家。

四是结构不合理,发展不均衡。产业结构不合理。“十二五”期间,全省制造业使用外资占比由65.8%下降到43.8%,房地产由13.9%上升到33.4%,而信息传输、批发零售、金融等占比分别在0.5%、4%、1%左右徘徊。国际营销网点建设、高科技境外投资项目很少。区域结构不合理。2015年,武汉市实际使用外资占全省的67.1%,外贸出口占全省的51.9%。区域结构过度集中,武汉市“一市独大”,一主、两副、其他市州“三分天下”的局面尚待形成。市场结构不合理。全省外贸出口59%、使用外资90%、对外承包工程65%的业绩来自于亚洲市场,对单一地区依赖程度过高。从外贸出口看,传统的亚洲和欧美市场占比达到86.5%,新兴市场占比过低。

 

二、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

思想解放不够,开放意识不强。

受内陆思维局限,部分地方不重视开放型经济,主要表现在:一是没有认识到扩大开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片面认为开放型经济对总体经济的贡献度不高,无碍大局;二是看增速不看差距,自我满足感强;三是一些部门“放管服”没到位,重形式、轻实效;四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思想严重。闯劲不足、稳重有余。

顶层设计亟待加强,中长期规划对接不够。

开放型经济管理条块分割较为严重,对开放型经济的区域布局、产业发展、品牌打造等缺乏长远发展规划。涉及开放型经济各部门制定政策时,从部门角度出发考虑局部的多,全面通盘考虑的少,联合制定的惠企政策少,可操作性的落地政策更少。

口岸建设亟待完善,营商环境亟需跟进。

海关、商检、税务等部门监管手段有待加强,电子口岸联网监管、“单一窗口”等贸易便利化措施尚未全面铺开。物流成本偏高,汉新欧、江海直达、启运港等贸易通道盈利模式堪忧,海关特殊监管区整合力度不大。武汉仅设4国总领馆,相比上海、广州差距很大,与成都、重庆等中西部省会相比也有差距。科技、教育、文化、旅游等开放度不够。市场监管、法制和诚信环境建设相对滞后,开放型经济发展面临诸多瓶颈。

招商引资力度不够,外向型基础较为薄弱。

区域竞争日趋激烈,缺乏有效统筹,无序竞争加剧。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上升。体制不顺、机制不活,省级没有专门机构统筹全省招商工作,经济开发区管理不顺,缺乏政策竞争力。只重数量不重质量的引资方式仍然存在,制造业引资占比偏低,出口导向型外资项目偏小、偏少。“一把手”负责、党政领导上阵等机制未能很好地坚持和发扬,前期招商和后期跟踪脱节。

 

三、对策和建议

顶层设计、高层推动,进一步理顺体制机制。

以自贸区建设为抓手,加快开放型经济发展。牢固树立“内陆也是开放前沿”的理念,大胆探索试验,率先高起点、大手笔地启动新一轮改革开放。吹响构建全省开放型经济体制的新号角。

推动开放型经济领域的“放管服”改革创新。严格按自贸区总体方案,及时分解涉及50多个部门的改革试验事项,深入研究细化相关方案,最大限度取消行政审批事项,建立行政权责清单制度,明确政府职能边界,实现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提高开放度和透明度。

理顺管理职能。省级、各片区自贸区管理机构加快运转,统筹安排自贸区建设的各项工作。争取设立湖北省投资促进局,归口管理全省的招商引资工作。争取将经济开发区的管理职能调归商务部门管理。

完善考核督办机制。参照国务院的做法,采取通报、约谈、考核等办法,切实强化各级政府抓开放型经济的工作责任,一级一级传导压力,进一步压实责任。

问题导向、环境先行,进一步夯实开放平台。

努力搭建好现有开放平台。强力推进自贸区建设。坚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争取在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监管服务、增强辐射功能、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等方面,率先挖掘改革潜力,破解改革难题。强力推进汉口北市场采购贸易试点建设。加快建设综合管理体系、信息化管理平台、海关监管场站等配套设施,充分依托电子商务、物联网等,加快制度创新。强力推进武汉市服务贸易试点建设。推动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优先发展技术服务、金融服务和咨询服务等生产性服务贸易,设立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专项基金,落实税收优惠政策,拓宽融资渠道。

建设高效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以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突破口,完善口岸开放功能,促进大通道、大通关建设。研究探索由省口岸办牵头负责规划、设计,省电子口岸中心负责具体推进,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参与建设,争取2017年实现海关特殊监管区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全覆盖。努力打破口岸监管部门之间“壁垒”,真正实现“三互”,节约监管资源,将企业需提供给各部门的“同类项”合并,企业申报只需面对一个平台,大幅提升通关效率和综合服务水平,减轻企业负担。

调结构、转方式,进一步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

抓新型贸易方式。启动汉口北招商工作,实现汉口北市场采购贸易常态化运营。落实跨境电商新政,加快发展跨境电商B2B出口业务,争取武汉市获批全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加快培育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推动“一达通”湖北公司等跨境电商企业高效运营,带动中小企业出口。支持武汉市深入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推进外贸转型,增强服务业竞争力。

抓支柱产业出口。加快提升劳动密集型产品质量、档次和技术含量,提高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通过“互联网+外贸”等方式,采取“一产一策”、“一地一策”、“一企一策”等个性化措施促进龙头骨干企业多出口、稳增长。巩固提高我省国家级出口基地整体发展水平。着力提升千亿支柱产业外向度,努力将钢铁、汽车、纺织、化工等产业优势转化为开放型经济发展优势。瞄准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生物、节能环保等7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科技成果转化。

既请进来、又走出去,进一步增强发展后劲。

以更大力度招商引资,打造湖北招商品牌。一是策划新的高端招商品牌。重点策划并实施中国(湖北)自贸区世界500强2017高峰论坛、长江绿色(机电)博览会、世界500强与自贸区“三地”产业对接会等重大招商活动。二是巩固“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传统招商品牌优势,用足用好加工贸易产业转移政策,着力大招商、招大商、招好商,吸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加工贸易转移到湖北。三是创新招商引资方式方法。以举办中日樱花节、中韩端午节等境外招商活动为契机,加强境外招商引资工作。尽快出台《湖北省产业招商指导意见书》,推动整合省内资源、降低要素成本、优化产业招商。

鼓励企业走出去,全力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大力推动钢铁、水泥、船舶等过剩产能向海外转移,支持凯迪电力、华新水泥等企业在境外投资建厂,促进省内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继续筹划2017湖北“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经贸活动。推动建立莫桑比克“湖北农业产业园区”、波兰“湖北汽车配件工业园”等湖北境外产业集聚区。重点推进我省优势产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合作项目,把农业、高新技术和外经工程等作为主攻方向,推进与沿线国家产业深度对接。

开放先导、人才为要,进一步培养开放型人才。

培养开放型领导干部。争取将开放型经济列入厅级、处级领导干部班培训课程,实施开放型经济培训计划。力争经常性选派优秀年轻干部到沿海发达地区交流任职,学习新知识、积累新经验、增长新本领。对市州商务局局级领导和县市区商务局“一把手”进行轮训,全面开展开放型经济专题大培训,切实增强干部的世界眼光、战略思维和开放意识。

培养开放型专业人才。一是大力引进国际化高端人才,推动其向优秀企业和科研院所集聚。二是加快形成政府部门、科研院所、高校、企业联合培养机制,开展“互动式”人才培养,认定和扶持一批开放型人才培训基地和实训基地。三是建立有效的开放型人才激励机制,消除人才流动的体制性障碍,解除人才的后顾之忧。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