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期】 一带一路

阿富汗经济形势及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挑战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执笔:张晓兰)

一、阿富汗国内经济形势及前景预测

 

(一)经济结构以农牧业为主,服务业发展较快

阿富汗是亚洲中西部的内陆国家,北邻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西接伊朗,南部和东部连巴基斯坦,东北部凸出的狭长地带与中国接壤,国土面积64.7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860万人。阿富汗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历经30多年战乱,经济破坏殆尽,交通、通讯、工业、教育和农业基础设施遭到的破坏最为严重。农业和工业投入较少,缺少“造血功能”;政府效率低下,计划难以落实;严重依赖外援,财政入不敷出。

2001年以来,得益于国际社会提供的大量援助,阿富汗战后和平重建取得一定成果,国民经济缓慢恢复发展。在三大产业中,农牧业是国民经济主要支柱,工业受战乱影响缺少完整的工业体系,但服务业发展较快。其中,农业占GDP的四分之一,且农业还与食品、饮料加工、运输和零售业密切相关,但阿富汗农业靠天吃饭现象严重,没有基本的灌溉系统,农产品的仓储、加工、销售等配套服务体系也严重欠缺,这极大限制了阿富汗农产品的出口能力。尽管阿富汗铜矿、铁矿、油气资源丰富,但采矿业目前只占GDP的很小份额。阿富汗采矿业的发展取决于相关法律制度的规范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由于出口产品单一,主要以地毯和干果为主,阿富汗对外贸易严重逆差的问题将长期存在。总之,由于经济产业体系的落后和不健全,阿富汗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援的现象将很难改观。

 

(二)经济发展陷入衰退,缺乏强劲的内生动力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军需经济”曾支撑阿富汗经济发展保持较高增速。2003-2012年间,阿富汗经济年均增速保持在9.4%的水平,这主要得益于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和外国人员的庞大消费拉动。但自2013年以来,阿富汗经济形势较为严峻,2013年本币阿尼对美元和欧元大幅贬值,且新注册登记的公司数目大幅下降,创此前5年来的新低。由于2014年大选久拖不决造成的政治不确定性,非农领域、特别是服务与建筑业的增长明显受挫。2014年阿富汗粮食和能源价格飞涨。同时,随着2014年后美国和北约开始撤军,国际社会对阿富汗援助大幅减少,而政治和安全的不确定性也大大降低了其国际投资吸引力。2014/15财年,阿富汗GDP增长率仅为2.2%;2015/16财年,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93.7亿美元,同比下降2.4%,人均GDP为677美元,通胀率为3.8%,失业率高达40%,主要原因是2015年鸦片产量下降以及本币阿尼对美元贬值严重。其中,农牧业占GDP比重为22.12%,产值同比下降16.9%,吸收了国内近40%的劳动力;工业占GDP比重为22.13%,产值同比增长4.5%,建筑业增长8.1%,食品业增加1.5%,矿产业下降7.9%,服务业占GDP比重为52.28%,产值同比增长1.3%。同时,在投资、消费和出口中,消费占主要地位,固定投资、消费和出口分别占GDP的比重为19.4%、96.4%和7%。当前,阿富汗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受美国和北约撤军致使国际社会对阿援助减少以及阿国内政治安全形势不稳等多种因素影响,经济将持续低迷,2016年经济增长率为2%,通胀率为3.2%。

 

(三)未来经济仍将低速增长,自立自足难度大

阿富汗经济缺乏内生动力,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仍将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发展依然需要依靠大量外援。同时,阿富汗经济自立自足的希望在于利用其自身作为中亚、南亚、西亚连接枢纽的地缘优势,发展转口贸易以及有效开发矿产资源。但受制于与周边国家错综复杂的关系,阿富汗依靠地区国家间合作来促进自身经济发展的前景并不明朗。此外,阿富汗经济还面临安全恶化、体制腐败、经济犯罪等问题的侵扰。阿富汗要实现经济自主和可持续性增长,必须改变严重依赖外援、基础设施投资等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深化财政、金融、税收等领域的经济体制改革,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加强各大产业发展,扩大对外贸易以及建立健全相关法制等。但受抑于资源贫乏、经济社会落后,阿富汗用10年时间实现经济自主的前景并不乐观。对此,亚洲开发银行认为,安全形势、国际援助、农业发展、财税管理以及外国投资(尤其是矿业投资)等因素将决定阿富汗经济能否实现稳定增长。阿富汗政府重视并渴望进行经济重建,积极争取外援,重塑国家经济架构,期待将矿产业和石油天然气打造成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培养自身“造血”功能,逐步实现财政自理的目标。

 

二、阿富汗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态度与利益对接

 

阿富汗与中国山水相连,是彼此利益攸关的命运共同体。阿富汗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充满期待,且其国家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利益对接领域广、基础好、契合度高,但阿富汗经济发展对“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的潜在威胁亦不可忽视。

 

(一)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期待较为迫切

阿富汗既是古丝绸之路沿线重要国家之一,也是首批积极回应“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地区国家之一。阿富汗政府及民间均对“一带一路”给予高度评价和热情期待。按照阿富汗近期出台的《十年转型发展报告(2015-2024)》,阿政府确定安全、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私营经济、农业和农村发展、实行良政以及人力资源建设为六大优先发展领域,并希望在未来5-10年内,全力推动区域通道网络建设,使其成为连接东亚和西亚、中亚和南亚,构建欧亚大陆经济带的重要枢纽。同时,阿民众也普遍认为,阿富汗应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搭上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顺风车”,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助推本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此外,中国支持阿富汗融入区域合作,愿意帮助阿富汗推进同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同阿富汗国家转型和发展战略对接,加强双方全面合作,促进两国共同发展。

 

(二)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利益对接点较多

一是积极拓宽贸易领域。阿富汗积极参加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包括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计划组织(CAREC)、中亚和南亚运输和贸易论坛(CSATTF)、上海合作组织(SCO)等,希望藉此发挥其特殊地缘优势,拓展与成员国的经贸合作,特别是通过资源开发和互联互通等领域的合作,促进阿富汗尽快融入区域经济发展。中国是阿富汗重要贸易伙伴,对阿富汗主要出口电器及电子产品、运输设备、机械设备和纺织服装等,进口商品主要为农产品。但随着阿政局动荡、安全形势趋紧,中阿贸易亦陷入低迷。中阿“贸易相通”主要是着眼于未来。若阿富汗局势好转,其过境运输贸易将迅速繁荣,向东亚、南亚、中亚、中东、欧洲等市场的辐射能力亦将得到充分展现,势必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贸易枢纽。

二是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地缘优势是阿富汗未来经济实现自主发展的最大潜力。2001年以来,尽管不断遭受武装袭击,阿富汗政府一直坚持进行公路建设,积极推进区域性“互联互通”建设计划,以实现其成为连接东亚、南亚、西亚和中亚的“交通枢纽”的长远目标。这契合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着力打造域内及跨区域的“道路相通”这一目标。同时,阿富汗还有8条国际运输通道,分别连接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和巴基斯坦5个邻国。主要国际运输线有3条,分别是连接巴基斯坦、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的通道。虽然阿富汗铁路建设刚刚起步,境内仅有75公里自马扎里沙里夫至海拉顿的铁路,但正在大力推动建设中国-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伊朗的“五国铁路”和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土库曼斯坦的“三国铁路”。中国正在推进的“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从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西南港口瓜达尔港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光缆覆盖的“四位一体”通道以及涵盖工业园、自贸区等贸易网络。阿富汗如实现与“中巴经济走廊”对接,将获得交通与贸易发展契机,也使“中巴经济走廊”地区辐射作用增强,有利于整个“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推进。阿富汗当前海运主要依赖巴基斯坦卡拉奇港和伊朗阿巴斯港。刚刚投入使用的瓜达尔港成为距阿富汗最近的出海港口。

三是加强工农业合作。阿富汗工农产业水平低且发展不平衡,农业生产停滞不前,工业发展落后,服务业迅速崛起,但多是“外军服务型”,难以持续。农业耕种技术和水平与中国20世纪60-70年代状况相似,缺少现代化、高科技农业设施。受自然地理条件限制,几乎没有大型农场。阿富汗藏红花、青金石比较有名,而这些特产在中国较受欢迎。中国是农业大国,有丰富的生产经验可供阿富汗学习借鉴,并可帮助抑制阿境内毒品种植。中国经济正面临深层改革,产业发展亟待优化升级,一方面可为阿富汗振兴经济提供适合其发展需求的资金、技术等支持;另一方面,中国的优质产能可向阿富汗转移,并为中企“走出去”开拓空间与市场。

 

三、阿富汗参与“一带一路”战略面临的挑战

 

(一)政局动荡与自主能力受约束

阿富汗政治过渡进程受阻,各派别相互角力,前景尚不明朗。在建项目恐受政府更迭和政治内斗拖累,大型投资面临的风险加大。另外,阿政府执政能力低下,腐败盛行,法律法规不健全,金融银行配套服务落后等,均使在阿推进项目建设障碍重重。除此之外,阿政权存续、经济正常运转及安全部队开支均依靠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的大量援助维持。显然,阿富汗未来十年转型期,美国仍将是阿富汗最大的“金主”。而美国对阿富汗的援助尤其是民事援助往往附加诸多制约条件,以干预阿的内政外交事务。阿富汗自身决策能力备受掣肘,许多重大优先项目,包括阿富汗将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项目难以及时落地实施,可能会受到美国等国的牵制和干扰。

 

(二)经济衰退与地区经济融合度低

阿富汗经济自2013年出现衰退。由于安全形势堪忧,水电气路等基础设施不健全,缺乏具有吸引力的优惠政策,外商对阿富汗投资积极性较低。2014/15财年阿富汗投资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根据阿富汗投资促进局统计,2014/15财年阿富汗投资总额约7.58亿美元,比2013/14财年的14.68亿美元下降近一半。阿富汗国内税务、海关等经济行政部门效率低下,总体投资环境较差。据世界银行《2016年营商环境报告》,阿富汗在全球189个经济体中营商环境排名第177位。同时,阿富汗虽然地理位置重要,但不仅其境内互联互通设施匮乏,其与周边地区国家如南亚、中亚、西亚和中东地区各国的联通也十分落后。跨区域交通设施及贸易流通渠道有限,远远不能满足地区发展需要。而展开跨境通道建设又面临各国设施多样性的挑战,具体包括铁路轨距问题、建设可行性问题以及资金来源等问题。■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