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期】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建设进入重要窗口机遇期
■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执笔:赵硕刚)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并已取得初步成效,不仅为世界经济复苏贡献着“中国力量”,也为国际政经格局调整和全球治理机制转变发出了“中国声音”,提供了“中国方案”。今年以来,国际上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因素增多,为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难得机遇。

一是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前景明显改善。继去年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后,世界经济前景在今年出现改观,国际组织普遍预计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将持续回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7-2018年的GDP增速将分别为3.5%3.6%,显著高于去年3.1%。同时,伴随全球经济增长加速,国际贸易也有望恢复较快增长,IMF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量将由2016年的2.2%提高至2017-2018年的3.8%3.9%。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增长前景的改善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向好的重要因素。其中,欧洲经济增速在去年实现首次超过美国后,今年PMI等先行指标显示经济复苏仍在加速,IMF预计欧元区将达到1.7%。独联体、海湾地区国家在大宗商品价格回升下也触底反弹,俄罗斯今年将实现正增长,亚洲新兴国家GDP增速则继续领跑全球经济,联合国预计东亚和南亚新兴经济体将增长5.6%6.9%,分别比去年提高0.1个和0.2个百分点。因此,在全球经济环境改善的情况下,将有利于提高沿线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能力,加速区域经济合作和经贸往来。

二是全球宏观经济政策由货币刺激转向财政扩张。在当前全球货币政策趋向分化且通胀压力回升的情况下,继续依靠货币政策进一步刺激经济的空间已十分有限,各国宏观经济政策正转向以推动经济结构性调整为目标的财政政策,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成为财政支出的重点领域,如欧盟委员会年初提出,欧元区内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不对称导致二者无法进行有效配合,之前采取的紧缩性财政措施已经不再适应当下需求,为此不仅要加大对“欧洲投资计划”的支持力度,而且有剩余预算的国家应该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普华永道报告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普遍采取较为积极的财政政策推动经济持续增长,以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来抵消经济的下行压力。2013-2016年沿线国家和地区基建项目平均投资额复合年增长率为33%2016年达到47%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包括公用事业、交通、电信、能源和环境等在内的核心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和并购交易额达到4940亿美元,这将为我国参与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创造更多机遇。

三是逆全球化升温加大沿线国家对我倚重。长期以来推动全球化发展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在国际金融危机后陷于持续调整,国内民粹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泛起,对外更趋向于采取本土主义政策,尤其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大力推行“美国优先”,主张贸易投资保护,鼓励产业和资本回流。而且,欧洲今年多个国家迎来大选,民粹主义政党支持率居高不下,未来实行贸易保护和投资限制政策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为发展经济欲加大基础设施和产业投资力度,但往往受到资金、技术水平方面的掣肘。亚洲开发银行报告显示,2016-2030年,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将超过26万亿美元,年均达到1.7万亿美元。因此,作为全球贸易大国和重要的对外投资国,我国在全球贸易和投资版图中的份量和地位有望显著上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我国经济的倚重将进一步增强,比如在美国宣布退出TPP后,澳大利亚等国已表示对中国加入TPP持开放态度。

四是部分早期收获示范效应开始显现。“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来,我国与沿线国家开展了广泛的经贸合作,据海关总署数据,在去年进出口下降0.9%的情况下,我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仍实现了0.6%的增长,同期我国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达到145亿美元,与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增长了36%1260亿美元。随着一系列早期收获的取得,“一带一路”对于沿线国家而言正在由战略规划转变为切实的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据商务部统计,我国企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近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而且部分重大项目建设完工并投入运营,对沿线国家民生改善、经济发展和对外联通已经产生了积极的引领和示范效应。如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三号机组及多个光伏、风电项目实现发电明显改善了巴电力供应情况,去年底巴政府宣布大幅缩减全国停电时间。今年年初我国企业承建和运营的亚吉铁路吉布提段正式通车,不仅是我国在海外建设的第一条全产业链、全流程“中国化”的跨国电气化铁路项目,而且该铁路还成为非洲第一条现代电气化铁路,显著提升了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的基础设施联通水平。

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将迎来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重要窗口机遇期。为抓住机遇,特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要完善“一带一路”建设机制。一是密切跟踪国际政经形势变化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影响,加强对热点地区经济、政治和安全形势的监测分析研判,及时发布预警并制定应对预案。二是完善双边为主、多边为辅的政府间交流机制,深度对接各国发展战略,在共同协商基础上制定共建“一带一路”的短、中、长期规划,加强各国间贸易投资政策协调及合作项目的联合推进,带动有关国家增强自主发展能力。三是明确政企定位与分工,战略性项目由政府主导,原则上按市场规律进行商业化运作的项目,政府应给予企业必要的国别贸易投资环境和防范境外风险指导,不宜介入过深。

其次,要推动与沿线国家间的务实合作。一是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和产业发展对接,充分发挥我国在“铁公机港”建设上的技术优势和丝路基金、亚投行等资金优势,帮助各国打通互联互通的关节,助力经济发展。二是及时跟进制造业、物流、金融、航空、通信等后续产业合作,构建我国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的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提高所在国生产能力,健全产业体系,带动这些国家的就业和经济增长。三是将“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扩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口,建立起较为平衡的双边贸易关系。

再次,要着力增强“软实力”联通。一是在市场准入、项目环评、产品质量、知识产权等方面打造和推广“中国标准”,在经济合作方面制定互利共赢的“中国规则”,在经济一体化方面,通过提高投资贸易便利化,塑造符合周边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中国秩序”。二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一带一路”项目建设、贸易结算、投融资、货币互换、对外援助中增加人民币投放比例,扩大人民币使用范围,建立人民币在周边的“锚货币”地位。三是加强人文交流。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教育、医疗、旅游、体育、科技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充分发挥政党、议会、传媒、智库、非政府组织等桥梁作用,增进“一带一路”建设的民意和社会基础。

最后,要处理好与域内外大国间的关系。一是加强对美沟通,避免中美直接对抗和战略误判,在“一带一路”能源、反恐、安全等领域探索和加强中美务实合作,推动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二是扩大中俄利益融合,推动“一带一路”与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巩固双方战略协作和内生经济基础。三是继续深化与欧盟的沟通与合作,把“一带一路”与欧盟投资计划相结合,重点加强与英德法等核心国家及中东欧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四是增强中印战略互信,重视边界、海上安全问题沟通,加强双方在亚投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中的合作,推动印“向东行动”倡议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