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期】 经贸实务

从一起提单COPY件引发的大案说起
■ 冯斌

 

买方付了少量前T/T款,一般要求发运后卖方提供提单COPY件以作为付余款的条件。但是,在对买家信用不了解的情况下,是否毫无保留地提供所有信息值得思考,下面这桩无头案可能与此风险相关。

 

一、案例详情

 

原告浙江XXX集团有限公司与案外人签订了售货合同,约定以FOB上海617460美元的价格向案外人出售安乃近等7种药品,同时约定货款分两部分支付,其中20%的货款计123492美元在货物装运前三天支付;80%的货款计493968美元在货物到达圣彼得堡后7个银行工作日内支付,并且XXX集团确认已收到20%的货款。1030日,XXX集团按成交价格出具了货物的装箱单和发票。1124日,该批货物经XXX集团向上海浦江海关申报后核准,由被告胜利船务(中国)有限公司安排装上“HANJINBREMEN”轮0052W自上海运往圣彼得堡。胜利中国于1118日向原告签发了抬头为被告德国胜利航运有限公司的正本提单一式三份。根据提单记载,托运人为XXX集团,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为案外人。货物运抵目的港后,胜利德国未凭胜利中国签发的正本提单放货。由此造成XXX集团损失货款493968美元,并遭受退税损失共计人民币672735.57元。XXX集团为此诉至上海海事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货物损失、退税损失及上述款项的利息,并由胜利德国和胜利中国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根据胜利中国提交的营业执照,其经营范围包括为胜利德国揽货并签发提单。胜利德国在庭审中确认胜利中国代理其签发了涉案提单。此后,胜利德国辩称,一、XXX集团所称的无单放货与事实不符。胜利德国在货物交付地圣彼得堡凭加盖了XXX集团英文名称的背书章的正本提单放货,已履行了承运人交付货物的职责,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根据XXX集团与客户签订的FOB贸易价格条款,涉案货物在装运港装上承运船舶后,其所有权由卖方转移给了买方,XXX集团无权要求赔偿损失。三、XXX集团的索赔数额不合理,且没有法律依据。根据海商法相关规定,XXX集团请求的出口退税不应包含在内,且其也不能证明其具有出口退税的资格并出具相应凭证。请求依法驳回XXX集团的诉讼请求。

胜利中国辩称,其仅是胜利德国的签单代理人,并非XXX集团所指的承运人。根据法律规定,应由被代理人承担民事责任。胜利中国不应成为本案被告。

上海海事法院审理认为,鉴于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并未主张适用和提供涉案提单正面载明的相应法律,因装货港、船舶起运港及提单签发地均在上海,根据合同最密切联系原则,本案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 原告依法拥有涉案货物,其为履行对外贸易合同,通过被告胜利中国与被告胜利德国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双方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依法成立。作为承运人的被告胜利德国应切实履行妥善地、谨慎地卸载包括正确交付所运货物的法律和合同义务。否则,对因此而造成合同另一方的损失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胜利德国确认已在目的港交付了货物,但又无法否认原告所持提单的真实性,也无法说明涉案两套提单之间的差异或真伪,被告胜利德国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鉴于被告已当庭确认货物已在卸港交付,因此无单放货已是本案不争的事实。被告胜利德国应当赔偿原告因此而遭受的损失,并且因不能证明其交付货物的对象是原告的贸易对家,故应就全额货款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确认就涉案货物已收取20%的货款,仅要求被告赔偿80%的货款损失,与法无悖,可予准许。涉案货物尽管以FOB价格成交,但这并不代表货物一旦装船原告即失去对货物的所有权。根据提单具有物权凭证的法律特征,现原告持有全套正本提单,其对提单所载明的货物权利是不可否认的。两被告关于原告无资格就涉案货物损失提出赔偿请求的主张依法无据,不予采信。原告关于出口退税损失的请求,证据充分,依法有据,可予支持,但应当根据出口退税的相关规定,按人民币计算损失。原告关于利息请求的起算日期缺乏事实依据,根据本案案情,应从原告起诉之日起,计至判决生效之日止。胜利中国是被告胜利德国的签单代理人,其行为既未超越代理权限,也无过错,故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综上,法院判决被告德国胜利航运有限公司向原告赔偿货款损失493968美元、退税损失人民币672735.57元及上述款项自本案起诉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企业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对原告向被告胜利船务(中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后,被告胜利德国不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的承运人为被告胜利德国、托运人为原告、提单的签单代理人为被告胜利中国,对此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而被告胜利德国对作为原告起诉依据及持有的三份正本提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同时又承认涉案货物已在目的港放行,因此其无单放货的行为已经成立。而被告胜利德国称本案涉嫌伪造提单诈骗,已由俄罗斯警方立案调查,但又没有提供有效证据加以佐证,无法采信。被告胜利德国也没有证明原告实际参与了上述经济犯罪活动,故要求移送刑事司法机关处理本案的请求亦无法支持。涉案提单为一份指示提单,被告胜利德国未经作为托运人的原告的指示放货,违反了承运人凭正本提单在目的港交货的义务,理应承担由此产生的赔偿责任。综上,高级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了被告胜利德国的上诉,维持了原审法院的判决。

(以上案例摘编自《海上货物运输无单放货案例》, 郑肇芳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二、案例分析

 

纸币可以伪造,伪造提单有什么理由不会发生呢?

当然,上述案件发生的概率不会高,但倘若客户因各种原因不要货了或没钱支付余款怎么办?此类出口风险概率并不低,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屡见不鲜。

信用证早已不再保持其第一大支付手段的地位,在全球出口贸易中其使用率从90%大幅下降到大约20%,个中原因有二:一是进口方需要承担开证费用,并向开证银行提供保证金或担保抵押;二是作为出口方,需要承担包括通知费、议付费、电报费、保兑费(如果有保兑行)、改证费等。

在当今出口贸易中,除了L/C之外最为流行的“安全”结算方式之一就是买方先期T/T预付部分定金,余款凭提单复印件或传真件在到港前支付。要承认,这种付款方式是买卖双方妥协的结果。金额不大的订单做信用证不值得。毕竟L/C成本不低!而做成几次买卖之后成老客户后,买卖双方建立了一定的互信机制,商业信用当然就会替代银行信用。

 

三、补充案例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再选取一个典型问题分析:有一个美国的客户,也不是第一次跟某国内企业合作了,信用还不错,有一次,突然提出来要按其公司“新政策”采用“30%预付70%提单COPY件后付”的付款方式,该公司业务员产生如下疑惑:1.提单COPY件是不是货发了才出?2.万一船已经开了,客户就是不付款,货代能否帮把货拉回来?客户有提单COPY件是否就能提货?3.怎么样能要求货代,提前出提单COPY件?船期是四五天,可否让客户能在这四五天之内把款付了。怎么样能要求货代,当货到了港口,客户的钱没付,不允许客户提货,把货拉回?4.在客户那边的港口费用及拉回来的费用该如何计算?

简要分析:要指出的是,所谓的“自控提单”并非万无一失,如出现问题操作不当,仍会出事。

出口商千万不要认为提单在手就可回运,我们面临的风险点可能有:

1.T/T预付部分定金不够来回运费;

2.货代如果由买方指定,就可能存在承运人擅自放货的问题,造成钱货两空;

3.要考虑对方海关的特点,根据一些中东、非洲和南亚国家的海关规定,货物所有人如果要回运到港货物,必须得到买方的同意也就是说,如果买家有意拖你,那么最终货物可能被海关没收;

4.船公司并无义务回运货物,卖家要与船公司另行达成协议;

5.如果是易变质或低值的产品,要计算回运货物有无意义;

6.如果是OEM产品,转卖存在法律障碍,改制为其它品牌的成本有多少?■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280923